Posts tagged as:

玉器

清朝玉玺-清二十五宝

by 小陆 on November 5, 2009 · 0 comments

in 清朝

八徴耄念之宝摘要: “八徴耄念之宝”是乾隆帝晚年制作的闲章。以“八徵”之准则自警,作为“耄耋之念”,时刻谨记在心。这类自警、自律之词,也是清帝闲章中的重要内容。北京时间2009年11月5日凌晨1时39分,乾隆玉玺“八徴耄念之宝”被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折合人民币4000万元左右拍出。 八徴耄念之宝轰动事件 北京时间2009年11月5日凌晨1时39分,乾隆玉玺“八徴耄念之宝”被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折合人民币4000万元左右拍出。 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新闻发言人西蒙瓦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确认了此事。他说,“八徴耄念之宝”已经在拍卖开始后的3小时内,以3,569,250英镑的价格被拍出,折合人民币4000万元左右。 清朝玉玺详介:清朝仿明制,大量制作帝王用玺以冲淡无传国玉玺之虚。清朝玉玺使用满汉双文篆书样,左满文,右汉文。清共制二十五方玉玺称清二十五宝。 亦有闻传国玉玺蒙元北遁时携走,明末清初时多尔衮领兵在青海地区决战北元时亦有得传国玉玺,但无确实史料可证。 清二十五宝 大清受命之宝:《交泰殿宝谱》以章皇序之用,白玉质,盘龙纽,昭告天下天子登基用玺。 皇帝奉天之宝:《交泰殿宝谱》以章奉若,碧玉质,盘龙纽。 大清嗣天子宝:《交泰殿宝谱》以章继绳,金制,绞龙纽,册立太子用。 皇帝之宝二方:皇帝日常用玺,一玉制,一木制,玉质为绞龙纽,木质蹲龙纽。 天子之宝:《交泰殿宝谱》祭祀百神之用,白玉质,交龙纽,祭祀用玺。 皇帝尊亲之宝:《交泰殿宝谱》用宝太后,太皇太后及上尊谥、庙号之用,白玉质,交龙纽,祭祀用玺。

{ 0 comments }

大英博物馆坐落在英国伦敦市区,又译名为大不列颠博物馆(The Brtish Museum),自18世纪中叶建馆,至今多达两个半世纪了。 而今,该博物馆当属世界历史最悠久、藏品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 鉴于大英博物馆之特殊魅力与馆藏实力,从博物馆建馆至今,已有世界各地各界人士纷纷将个人收藏捐献赠给该博馆。而博物馆对任何私人捐赠的藏品必会记录下其姓名,并在其捐赠的藏品旁设立一标牌,以示永久纪念。另外,大英博物馆也动用自身资金,大量购进有价值的文物,藉此可继续丰厚充实自己的馆藏。 大英博物馆的馆藏分类比较繁复,其间有中国、古埃及、希腊、罗马、日本,韩国等专题;也有按东方、西亚、东南亚、美洲、非洲、来分别组合;还有按中世纪和现代文物,穆斯林和土耳其,钱币和徽章,印刷和绘画,以及人类学文物等方式展出的。可以说是包罗万象,无奇不有。 然而中国流失国外的文物多达164万件,被世界47家博物馆收藏。其中大英博物馆是收藏中国流失文物最多的博物馆,目前收藏的中国文物多达2万3千多件,长期陈列的约有2000件,收藏的中国文物囊括了中国整个艺术类别,跨越了整个中国历史,包括刻本、书画、玉器、青铜器、陶器、饰品。

{ 0 comments }

东汉玉辟邪

by 小陆 on April 18, 2009 · 0 comments

in 汉代,清朝,魏晋南北朝

玉辟邪 辟邪,神兽名,在汉唐及其后古籍常有关于其传说古事之载,原文摘录如下: 《十洲记》:”聚窑洲有辟邪,天鹿。”《急就篇》:”射魃”、辟邪,除群凶。”颜师古注:”射魃、辟邪,皆神兽名。”关于辟邪的形状,说法不一,大多认为它是一种似狮、独角或双角,身有翅的兽,这与今所见六朝墓前之石辟邪之形是一致的,其作用,顾名思义,主要当然是辟邪祛凶。 辟邪神兽的种类 经过考证,原来这类辟邪神兽总称为符拔,一角为“天禄”(鹿);二角为“辟邪”;无角叫“符拔”。其实符拔就是桃拔,应该总称为“辟邪”,细分有三种: 有翼的狮虎(有的翼狮径称“辟邪”辟邪 天禄:天鹿(麒麟一类吉祥动物) 桃拔:符拔或扶拔(由羚羊尊化而来的神兽) 辟邪形象发生重大转变 辟邪形象发生重大转变是在唐朝,形象逐渐向狮子*近,而且开始写实化。 汉魏玉辟邪 玉器上的辟邪,今所见最早作品为汉魏至南北朝物,现将此期的典型代表作分述如下:

{ 0 comments }

明代白玉龙鱼式花插

by 小陆 on April 6, 2009 · 0 comments

in 明朝

名称: 白玉龙鱼式花插 年代: 明 尺寸: 高15.6厘米纵4.26厘米宽9.55厘米 此件玉器为白玉质,作花插用。器身作鱼形,龙角、龙须、鱼鳍、鱼尾处黑色似为人工染制而成。鱼纵身向上,开口露齿,鱼尾卷起上扬,下雕琢波涛纹,鱼首部位,有长须,翘鼻,且生出双角,已是龙形,身侧还高浮雕一螭,似作花插之把。此花插的寓意即所谓的“鱼跃龙门”,下有木座,琢水波纹,以衬腾跃之势。 龙门,在山西河津和陕西韩城之间,跨黄河两岸,形如门阙,此地水流湍急,鱼游至此,须奋力激跃。《三秦记》云:“江海鱼集龙门下,登者化龙……”《埤雅·释鱼》云:“俗说鱼跃龙门,过而为龙,唯鲤或然。”跃过龙门的鱼化成了天上的龙,由此,“鱼跃龙门”常常比喻中举、升官等飞黄腾达之事。这是一个较为常见的吉祥题材,在民间的刺绣、剪纸和各种雕刻作品中常见。 此件玉雕花插成功地抓住了鱼跃龙门的一瞬间变化,其头部已是龙形,而鱼腹及尾还是鱼身,变化已经发生,却并未结束,两者十分巧妙地融于一器。充分展示了明代玉雕匠人杰出的表现力和述说故事情节的高超才智。

{ 0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