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四宝如何在数字时代生存?

by 小陆 on November 9, 2011 · 0 comments

in 中华人民共和国

 第二十八届全国文房四宝艺术博览会近日在湖北武汉落幕,3天时间吸引约3万人次参观,笔墨纸砚受追捧。然而,文房四宝从大众化书写工具演变为少数人的“爱好”、从实用品变为艺术品,也是不争的事实。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与象征,文房四宝在数字时代面临怎样的生存窘境?它们又能否通过更新工艺和原材料,开发衍生和替代产品,觅得新的市场空间?

  ——编者

  全国文房四宝艺术博览会已经成功办了27届,本次是首度进驻武汉。来自全国的110多家企业参会,带来了笔、墨、纸、砚四大领域20个大类近万个品种。虽然展馆内人流不断,但是,许多参展厂商对文房四宝的生存现状仍感到“寒气逼人”。

  “萎缩是绝对的”

  书写功能减弱,收藏功能增强

  在博览会现场,前来逛会的主要是两大群体:老年人,还有专业人士。据北京一得阁墨业公司的展位负责人介绍,墨汁的稳定客户是“一老一少一专”,专业客户占大头,老人占30%,还有练书法的中小学生。

  的确,从毛笔到硬笔再到键盘,人们写字越来越“快”,文房四宝离人们的日常生活越来越远。

  “文房四宝书写功能逐渐减弱,收藏的功能在增强。特别是砚台,已成为艺术品。”书法报社社长舟恒划说。据介绍,这次艺术博览会共100多个展位,其中砚台展位占1/3,厂商主要来自广东肇庆等传统砚台产区。多数砚台雕刻细腻精美,有的根本没有留研墨的地方,便宜的要1000多元,贵的上万元,有的甚至开价100万元。文星砚坊的李伟彬说:“现在专业书画家也很少用砚台磨墨,毕竟墨锭很少用了。砚台主要用来观赏,好的砚台每年升值空间在10%—20%。”

  毛笔也不例外,浙江省湖州一家毛笔厂负责人拿起一支标价60元的狼毫湖笔说:“再过5到10年,差不多能卖600元。”多数参展商都表示,礼品笔、工艺笔的订单已成为他们的大单子。舟恒划说:“文房四宝从实用品变为艺术品,意味着内涵的扩展。但从文化传承角度来看,原本普通的书写工具成了‘遗产’,甚至濒危,令人担忧。”

  舟恒划介绍说,以毛笔为例,20年前,素以毛笔闻名的浙江某地区,制笔从业人员有2000多人,年产毛笔1000万支;近两年,该地从业人员仅剩不足500人,毛笔年产量降至400多万支。

  参加展会的一些专业人士认为,过去,由于人口增长和海外市场的扩展,行业尚能呈现“不温不火”的景象。但从长期看,由于人们书写习惯的改变,文房四宝行业整体在萎缩。浙江湖州善琏镇多个湖笔制造商就流露出这样的担忧:行业“稳定是相对的,萎缩是绝对的”。

  “坚持那个味儿”

  传统手工制造模式成发展阻碍

  传统的手工制造,本是文房四宝的生命力所在,如今却成为其发展阻碍。文房四宝的制作多在家庭作坊,很难规模化。中国文房四宝协会会长郭海棠说,文房四宝制作大都靠手工,活不轻松,艰苦的工艺使得后继乏人。

  一个湖笔厂商说,制作一支毛笔需要70多道工序,基本全靠人工。其中关键是笔头,离不开“手感”,机械无法取代。“一些零部件大多在乡下家庭作坊加工,生产环境较差,我们那没有一个40岁以下的工人。”

  生产工艺陈旧,收入普遍较低,年轻人也不愿干这一行。湖州善琏集艺斋笔社的吕焕权说,毛笔赚的是手工辛苦钱,卖不上好价,工资当然高不起来。据了解,湖笔厂工人的月薪一般在1000元左右,有的仅800多元。“手艺不难,关键是得有人愿意干,要是没人干了,这门手艺就可能失传。”吕焕权说。

  制墨的传统作业环境也很艰苦,工人甚至要戴上防毒面具,以防吸入墨粉。制作宣纸时,冬天要从冰冷的水中捞纸,夏天要在40℃以上的室内焙纸,堪称“水深火热”。做砚台的工人要长期从事雕刻,手指容易变形。

  文房四宝还面临的另一大危机,是资源减少乃至枯竭。歙砚原料来自江西省婺源龙尾山老坑,如今资源枯竭,无石可采。端砚面临同样困境,据李伟彬介绍,端砚材料价格近3年涨了近5倍。文房四宝中的纸,一般特指安徽泾县宣纸等少数纸品,由于大量农民外出打工,加上种植结构调整,造纸原料逐年减少,价格猛涨。 2006年以来,青檀皮收购价上涨95.5%、沙田稻草上涨54%、燎草上涨105%。

  北京一得阁墨业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说,文房四宝之所以源远流长,就在于老艺人们坚守品质意识——原料选用极其考究,要不然做不出“那个味儿”。今天遭遇原料短缺的困境,并不奇怪。

  恶性竞争也由此产生,一家湖笔厂负责人感慨,一些厂家热衷于价格战,或者搞假冒伪劣,以次充好,让人头疼。“毛笔不像食品,真的假的都要不了命。只要好用能用,一般人都选便宜的。”来自湖北襄阳的书画爱好者王先生也说,无序竞争、假冒伪劣对这个行业的破坏最致命。

  较高的增值税成为文房四宝行业的另一负担。不少厂商的生产原料是竹子、稻草等,属于农产品加工,但增值税率与其它工业企业一样,他们为此直叫苦:我们多数是手工作坊,这样的税率承受不起。

  “花儿还要自己开”

  在传承、工艺和材料上寻找突破

  “我们对文房四宝行业没办法乐观,但也不必过分悲观。这需要多方努力,文房四宝行业也要与时俱进,跟上形势需要。”舟恒划说。

  今年秋季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小学三至六年级每周安排一节书法课,普通高中设置与书法有关的选修课程。一位湖笔厂商说,书法成为必修课,让学生接触并感受传统文化,“至少说明,社会开始重视老祖宗的东西了。”

  来自云南丽江的一位业内人士则表示,文房四宝行业需练好内功,“花儿还是要自己开”。

  我国传统书画爱好者众多,目前,湖北老年书画研究会在册会员就有5万人,普通书画爱好者更多,加上中小学生这支生力军,其实具有很大潜力。“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崇尚文墨、体验传统文化,将成为更多人的选择。”舟恒划说,“文房四宝行业要抓住机遇,自我创新,在传承、工艺和材料等方面寻找突破。”

  许多厂商一致提出,首先要解决接班人的问题,没人继承手艺,其它都是白搭。为此,湖州就曾尝试由政府出资,培训制作湖笔的年轻人,但进展不大。

  此外,业内人士建议,文房四宝的生产条件、工艺和待遇要改进,这样才“有人愿意学,学了愿意干”,同时要探索开发新材料。零部件尽量使用机械生产,提高效率。政府给予政策和资金扶持,建立原料生产基地。据了解,日本已经研制出制作笔头的合成毛。另外,传统的墨锭已经被墨汁取代,有的厂家还在开发白墨汁、红墨汁等。文房四宝的延伸、替代产品开发值得重视。

  一些业内人士还表示,文房四宝象征着我国传统文化,这种商品具有特殊意义,有关部门应加大整治力度,依法保护品牌和知识产权。

  来源:人民日报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