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梳妆楼”古墓群

by 小陆 on December 30, 2009 · 0 comments

in 元朝

他的椁是由一排排红松树桩围成,所以当地人将“树桩”作为其墓上建筑物的名称,后来谐音为“梳妆”楼。

他的椁是由一排排红松树桩围成,所以当地人将“树桩”作为其墓上建筑物的名称,后来谐音为“梳妆”楼。


梳妆楼简介

1.旧指妇女居住的楼房。 2.古迹名。即梳妆台。亦省称”梳妆”。

梳妆楼位于河北省沽源县,该楼通高15米,基平面为正方形,边长9.3米,顶部为圆拱形,四面砖砌墙体,表卧砌白灰砖,未灌灰浆,墙厚70厘米。四面均辟门。全楼建筑全部用砖,未用一点木料。早先内有壁画。顶上原有琉璃瓦镶嵌,金碧辉煌,十分壮观。1982年修整时,在楼基附近地下掘出黄绿琉璃瓦,应是顶部饰物。然而史书对此没有任何记载,许多考古学者也是众说纷纭,但民间都传说它是辽代萧太后的“梳妆楼”。
梳妆楼-考古发现

1999年9月,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会同沽源县文化广播电视局对俗传的“梳妆楼”进行考古勘察时发现,此处竟是一个长140米,宽74米的陵园。经考古勘察,已经确定其墓主身份为元代蒙古贵族元世祖忽必烈的外孙阔里吉思,从而一举推翻了以前认为该建筑是辽代肖太后“梳妆楼”的推测(明代《口北三亭志》有类似记载,当地居民也流传着这样的说法)。

楼内是一座古墓,在地下2米左右,发现一长体竖穴砖石墓,墓内并列三具棺木,中间棺木极其独特,从整体看像半截松木横卧其中。仔细端详,才知是在三分之一处已竖立锯开,内挖与人体相当的凹槽,死者便置其中。东西两个棺木与现代棺木类似,但西边棺木出土后仍崭新如初,棺底有两层,上层有七个与北斗星类似的七个圆,史称“七星棺”。

棺底全用青砖砌成,上铺一层枕木,棺与棺之间均用砖墙相隔,并有木条相衬,然后用铁条箍紧,上覆大青石。三名死者为一男二女,男即为元世祖忽必烈的女婿阔里吉思,二女即阔里吉思的两个妻子,身份均是公主。死者服饰华丽、考究,具有元代蒙古族特色的质孙服和织金绵,并具有等级很高的龙纹鎏金银带装饰,还发现朱梵文咒语及其图案。同时还出土宝剑、古钱币、铜印等若干珍贵文物。据文物专家介绍,元代蒙古人的墓葬在全国少见,而具有这种墓上建筑的墓葬形制,并以树为棺在河北独一无二,在全国也属罕见。

梳妆楼

梳妆楼

有报道称“阔里吉思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外甥”是不正确的,阔里吉思应该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外孙。

墓主阔里吉思虽是蒙古贵族,但是他酷爱中原的优秀传统文化,言行均遵照儒家文化施行。其“术安孝子”不可能不遵从先父遗愿,按照元代汉族儒家的墓葬方式安葬先父。

而元代汉族官僚地主的墓葬以砖室墓为主,埋葬尸体或火葬骨灰的方式都有,而前者多于后者,随葬品都不多。根据梳妆楼的发掘来看,阔里吉思的墓葬与元代汉族官僚地主的墓葬极其相似。

所以梳妆楼墓葬的谜底应该是:墓主阔里吉思严格说来是汪古部的后裔,而汪古部贵族的墓葬方式与蒙古贵族的墓葬方式是有着巨大区别的;另外,墓主阔里吉思本人可以说信仰中原汉族的儒家文化,所以他的墓葬方式遵照汉族贵族的墓葬方式也是不足为奇的。以上考证只是抛砖引玉。希望有更高明的专家来斧正。

梳妆楼历史价值

“梳妆楼”古墓群的发掘,为研究元代葬俗、礼制、服饰以及建筑提供了极其重要的资料,它将填补元代历史研究的一些空白,对充实完善元代文物和历史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意义。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