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玉辟邪

by 小陆 on April 18, 2009 · 0 comments

in 汉代,清朝,魏晋南北朝

避邪
玉辟邪

辟邪,神兽名,在汉唐及其后古籍常有关于其传说古事之载,原文摘录如下:

《十洲记》:”聚窑洲有辟邪,天鹿。”《急就篇》:”射魃”、辟邪,除群凶。”颜师古注:”射魃、辟邪,皆神兽名。”关于辟邪的形状,说法不一,大多认为它是一种似狮、独角或双角,身有翅的兽,这与今所见六朝墓前之石辟邪之形是一致的,其作用,顾名思义,主要当然是辟邪祛凶。

辟邪神兽的种类
female-evil-spirits
经过考证,原来这类辟邪神兽总称为符拔,一角为“天禄”(鹿);二角为“辟邪”;无角叫“符拔”。其实符拔就是桃拔,应该总称为“辟邪”,细分有三种:
有翼的狮虎(有的翼狮径称“辟邪”辟邪
天禄:天鹿(麒麟一类吉祥动物)
桃拔:符拔或扶拔(由羚羊尊化而来的神兽)

辟邪形象发生重大转变

辟邪形象发生重大转变是在唐朝,形象逐渐向狮子*近,而且开始写实化。

汉魏玉辟邪

东汉立体圆雕玉避邪 [收藏美国史密森机构]

东汉立体圆雕玉避邪 收藏美国史密森机构

玉器上的辟邪,今所见最早作品为汉魏至南北朝物,现将此期的典型代表作分述如下:

迄今所知,汉代遗址和墓葬中曾出土三件玉辟邪,其中两件于1966年在陕西省咸阳市西汉渭陵遗址出土,一高2.5厘米,长5.8厘米,圆雕,作昂首前视,张口露齿,头顶中部有独角,颔下有须,尾垂于地,腹两侧有羽翅,表面保留一些原玉璞皮质色,呈挺胸伏卧状。另一件长7厘米,高5.4厘米,形式与前述一器同,亦为圆雕,唯形作直目前视,作捕物前的爬行状。玉辟邪的另一件出土品是1978年在陕西省宝鸡市一东汉墓出土,器较高大,计高18.5厘米,长18厘米,形式与前述西汉渭陵遗址出土的两件相似,唯背中有圆筒式插座,脑后有方筒形插座及首和身上阴刻圆圈纹、短平行线纹等略异。此外,除上述三件出土的玉辟邪外,另在东汉和魏晋南北朝墓中亦常见用琥珀、蜜蜡和石料制作的辟邪,亦见一些魏晋南北朝陵墓前雕塑辟邪兽作镇墓用。

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玉辟邪,今仍有一批早年出土或传世品,其中较精美者有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四件,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一件和一些散失传世品。上述各器形态与出土三件很接近,唯有的为双角,有的以纹图等形式琢饰在器皿上。其中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一件辟邪式水呈尤特别,其上除整器是一双角辟邪且较大外,又于其胸腹间爬行两只小辟邪,后者或即其子。

从上述近十件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玉辟邪情况分析,知此期玉辟邪有如下一些情况和特征:

①此期之西汉陵区出土的两件玉辟邪,是迄今所知在科学考古发掘中最早遗物,说明以玉作辟邪形器,最晚在西汉中期已开始。

②此期玉辟邪,其制作手法除一些以琢纹手法饰于器物上外,就主流而言,都是用圆雕法琢制,其器用主要有作镇邪、器座、实用器皿等三种之用。

③此期玉辟邪尽管形式没有一件是相同的,但其共同特点很多,是综合狮子头和身,犀牛或双角兽之角,羊须、鸟翅、虎爪子一体之作,充分表现其凶猛超凡、神奇威武之势。

④此期玉辟邪之所以有双角和单角之分,可能有两种原因:一种可能是代表不同的神兽,如有的古书记述,称双角者为辟邪,独角者为桃拨或天鹿、角端等。而有的书则与前述完全相左,把独角者称辟邪,而双角者为其它神兽。另一个可能是,独角或双角不是表现不同的神兽而是与此期的早晚所代有关,如本处所录各器中,一般年代较早者为独角,而年代较晚者为双角。因此,究竟何说为宜,唯待今后更多的科学资料来证实,在没有完全搞清其确切原因之前,此皆暂称为辟邪。

清代玉辟邪

玉辟邪,自唐代以后极少见,及至清代中期,特别在清乾隆年间,复以新的形式出现。如曾见清中期一件玉辟邪式器,以立雕加镂雕和浮雕,线刻而为,作子线和大小不同的三辟邪复合为一器。各辟邪皆双角,背有齿状凸脊,体光素无纹且无羽翅,头顶有双角,颔下有须,形如狮或虎,大小不等,形态各异,栩栩如生。近似的辟邪,亦见用其形作一仿古器皿者。

综观清代辟邪,计有如下一些情况:

①此期玉辟邪之料,全部用和田优质玉料制作,表面讲求平滑的抛光,亦便于保存原玉璞皮色,但总体的神气,没有汉魏时期的古朴典雅和威武。

②此期玉辟邪中的具体形态,凡前期的双角、羊须、猛兽身躯等都保留下来,是知它与前期是有延续和继承的关系。

③此期玉辟邪亦有一明显的变化和差异,主要表现为极少见有独角者(按此期凡独角神兽,另称为”角端”),腹间无羽翅,背有齿状凸脊,蹄足等。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